歡迎光臨~麗水市天平法律咨詢(xún)服務(wù)有限公司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 全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

0578-2217715

指導案例

指導案例125號:陳載果與劉榮坤、廣東省汕頭漁業(yè)用品進(jìn)出口公司等申請撤銷(xiāo)拍賣(mài)執行監督案

(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(huì )討論通過(guò)  2019年12月24日發(fā)布)

  關(guān)鍵詞  執行/執行監督/司法拍賣(mài)/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/強制執

  行措施

  裁判要點(diǎn)

  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是人民法院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拍賣(mài)平臺進(jìn)行的司法拍賣(mài),屬于強制執行措施。人民法院對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中產(chǎn)生的爭議,應當適用民事訴訟法及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的規定處理。

  相關(guān)法條

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204條

  基本案情

  廣東省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汕頭中院)在執行申請執行人劉榮坤與被執行人廣東省汕頭漁業(yè)用品進(jìn)出口公司等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中,于2016年4月25日通過(guò)淘寶網(wǎng)司法拍賣(mài)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拍賣(mài)被執行人所有的位于汕頭市升平區永泰路145號13—1地號地塊的土地使用權,申訴人陳載果先后出價(jià)5次,最后一次于2016年4月26日10時(shí)17分26秒出價(jià)5282360.00元確認成交,成交后陳載果未繳交尚欠拍賣(mài)款。

  2016年8月3日,陳載果向汕頭中院提出執行異議,認為拍賣(mài)過(guò)程一些環(huán)節未適用拍賣(mài)法等相關(guān)法律規定,請求撤銷(xiāo)拍賣(mài),退還保證金23萬(wàn)元。

  裁判結果

  廣東省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(2016)粵05執異38號執行裁定,駁回陳載果的異議。陳載果不服,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(2016)粵執復字243號執行裁定,駁回陳載果的復議申請,維持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(2016)粵05執異38號執行裁定。申訴人陳載果不服,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。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日作出(2017)最高法執監250號,駁回申訴人陳載果的申訴請求。

  裁判理由

 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:

  一、關(guān)于對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的法律調整問(wèn)題

  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(mài)法》規定,拍賣(mài)法適用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拍賣(mài)企業(yè)進(jìn)行的拍賣(mài)活動(dòng),調整的是拍賣(mài)人、委托人、競買(mǎi)人、買(mǎi)受人等平等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(wù)關(guān)系。拍賣(mài)人接受委托人委托對拍賣(mài)標的進(jìn)行拍賣(mài),是拍賣(mài)人和委托人之間“合意”的結果,該委托拍賣(mài)系合同關(guān)系,屬于私法范疇。人民法院司法拍賣(mài)是人民法院依法行使強制執行權,就查封、扣押、凍結的財產(chǎn)強制進(jìn)行拍賣(mài)變價(jià)進(jìn)而清償債務(wù)的強制執行行為,其本質(zhì)上屬于司法行為,具有公法性質(zhì)。該強制執行權并非來(lái)自于當事人的授權,無(wú)須征得當事人的同意,也不以當事人的意志為轉移,而是基于法律賦予的人民法院的強制執行權,即來(lái)源于民事訴訟法及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的規定。即便是在傳統的司法拍賣(mài)中,人民法院委托拍賣(mài)企業(yè)進(jìn)行拍賣(mài)活動(dòng),該拍賣(mài)企業(yè)與人民法院之間也不是平等關(guān)系,該拍賣(mài)企業(yè)的拍賣(mài)活動(dòng)只能在人民法院的授權范圍內進(jìn)行。因此,人民法院在司法拍賣(mài)中應適用民事訴訟法及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對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的規定。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是人民法院司法拍賣(mài)的一種優(yōu)選方式,亦應適用民事訴訟法及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對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的規定。

  二、關(guān)于本項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行為是否存在違法違規情形問(wèn)題

  在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中,競價(jià)過(guò)程、競買(mǎi)號、競價(jià)時(shí)間、是否成交等均在交易平臺展示,該展示具有一定的公示效力,對競買(mǎi)人具有拘束力。該項內容從申訴人提供的競買(mǎi)記錄也可得到證實(shí)。且在本項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時(shí),民事訴訟法及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均沒(méi)有規定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成交后必須簽訂成交確認書(shū)。因此,申訴人稱(chēng)未簽訂成交確認書(shū)、不能確定權利義務(wù)關(guān)系的主張不能得到支持。

  關(guān)于申訴人提出的競買(mǎi)號牌A7822與J8809蓄謀潛入競買(mǎi)場(chǎng)合惡意串通,該標的物從底價(jià)230萬(wàn)抬至530萬(wàn),事后經(jīng)過(guò)查證號牌A7822競買(mǎi)人是該標的物委托拍賣(mài)人劉榮坤等問(wèn)題。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是人民法院依法通過(guò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拍賣(mài)平臺,以網(wǎng)絡(luò )電子競價(jià)方式公開(kāi)處置財產(chǎn),本質(zhì)上屬于人民法院“自主拍賣(mài)”,不存在委托拍賣(mài)人的問(wèn)題?!蹲罡呷嗣穹ㄔ宏P(guān)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(mài)、變賣(mài)財產(chǎn)的規定》第十五條第二款明確規定申請執行人、被執行人可以參加競買(mǎi),作為申請執行人劉榮坤只要滿(mǎn)足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的資格條件即可以參加競買(mǎi)。在網(wǎng)絡(luò )司法拍賣(mài)中,即競買(mǎi)人是否加價(jià)競買(mǎi)、是否放棄競買(mǎi)、何時(shí)加價(jià)競買(mǎi)、何時(shí)放棄競買(mǎi)完全取決于競買(mǎi)人對拍賣(mài)標的物的價(jià)值認識。從申訴人提供的競買(mǎi)記錄看,申訴人在2016年4月26日9時(shí)40分53秒出價(jià)2377360元后,在競買(mǎi)人叫價(jià)達到5182360元時(shí),分別在2016年4月26日10時(shí)01分16秒、10時(shí)05分10秒、10時(shí)08分29秒、10時(shí)17分26秒加價(jià)競買(mǎi),足以認定申訴人對于自身的加價(jià)競買(mǎi)行為有清醒的判斷。以競買(mǎi)號牌A7822與J8809連續多次加價(jià)競買(mǎi)就認定該兩位競買(mǎi)人系蓄謀潛入競買(mǎi)場(chǎng)合惡意串通理?yè)蛔?,不予支持?/p>

  (生效裁判審判人員:趙晉山、萬(wàn)會(huì )峰、邵長(cháng)茂)


導航欄目

聯(lián)系我們

聯(lián)系人:何女士

手 機:0578-2217715

郵 箱:

公 司:麗水市天平法律咨詢(xún)服務(wù)有限公司

地 址: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解放街538號2樓